年味是个啥

来源:阿拉善日报    更新时间:2020-01-23 00:19

  年就这样匆匆忙忙地来了,很多人说:现在的年味越来越淡了,但我不这么认为。实际上,无论是政府还是商家,都在营造浓郁的过年氛围。

  这几年政府都在努力恢复如新春庙会、社火等,街上挂起了红灯笼,每到夜晚就霓虹闪烁,煞是好看,让过年尽可能有一些仪式感。商家就更不用说了,每个店都披红挂绿,使尽浑身解数,推销着年货。各大超市年货琳琅满目、丰富多彩、应有尽有,采购年货的更是人头攒动、摩肩接踵,仿佛商品不要钱一般。家家户户都在打扫卫生、准备年货、准备各种美食美味。然而,就在这浓烈的气氛中,人们却还是要说,现在的年味越来越淡了,似乎总缺少了些什么,过年没有小时候那么好玩了。这年味啊,你究竟是个啥?

  回想这五十多年来过的年,三岁以前的确实没有记忆了,即便是有,那时家里也穷得叮当响,应该不会过一个快乐幸福的年。三岁以后,渐渐有了年的意识,也就对年味有了印象。

  年味在忙碌的身影里。大概年前一个月,妈妈就要加班加点给我们缝制新衣服,这是我们最期待的。那时,我家还在牧区,家里没有电,每到夜晚,妈妈总是借着煤油灯那微弱的橘黄色光给我们一针一线缝制着新的棉衣。说新,实际上也就是一个新面子而已。我印象中,似乎没有穿过里外三新的棉衣,但我们依然期盼着过年就有新衣服穿了。

  进入腊月,大人们就更忙了,杀猪宰羊,准备过年的吃食,之后就开始打扫卫生。打扫卫生是件相当辛苦的活,不仅床单被褥要全部拆洗,而且要扫房,家具几乎都要抬到户外,每次几乎都是一整天。我们这里有儿歌是这样说的: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日;二十五,做豆腐;二十六,把肉割;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贴对联;三十晚上熬一宿,大年初一去拜年……似乎每天干什么都早已安排好了,大人们也几乎是按照这个日程安排来做的。没有谁来监督,也没有谁来评判,但他们却做得那样神圣而虔诚、认真而细致。他们时常累得满脸流汗,但微笑却始终洋溢在脸上,套用时下的一句话我觉得再恰当不过了:累并快乐着。就在这忙忙碌碌中,年的脚步一天天地近了。无论穷也好、富也罢,人们总希望打扫得干干净净迎接新一年的到来,这寄寓着人们对来年无限的憧憬和美好的希望。

  年味在置办年货的过程中。说起年货,应该说今天的年货已经无比丰富了,琳琅满目、应有尽有,是过去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无法比拟的。一些在今天司空见惯的货品,那时却是稀罕物,只有过年时才能买到,而且还要凭票供应、定量供应、排队购买。购置这些年货时,人们的脸上总是挂满了笑容、充满了喜气。买到的,似乎很有优越感,还没有排到的,则翘首以盼、焦急等待,生怕轮到自己就没货了。人们之所以依然惦记着过去的年货,我以为“物以稀为贵”可能是一个重要原因吧。

  除了购置一部分年货外,那时,有许多年货,特别是食品类的,都是人们自己制作的。如蒸花样繁多的年馍,炸各种造型的油果,烧肉、酱肉、炸夹板、丸子等等。有时候,这些年货制作好后,邻里之间、亲友之间也会互相赠送品尝,感受无限亲情。

  在众多年货中,有一样年货在今天已经很难找到了,那就是年画。扫完房,家家户户都要买几张年画贴在墙上,屋里顿时就有了光辉、有了色彩,就有了过年的气象。年画的主题有领袖画像,如毛主席、周总理、十大元帅等,也有象征年年有余的各色鲤鱼,还有象征人丁兴旺的胖娃娃等,后来还出现了明星年画,总之是以吉祥幸福如意为主的。年画的价格也不贵,多数都是1毛多钱。

  今天人们的年货大多都是在市场或超市里购买的,包括许多熟食。亲自动手做年馍这类食品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现在的年轻人几乎都不会做,也不愿意花时间去学,购买来的年货,自然不会留下太深刻的记忆。实际上置办年货的过程,也是一个满足与享受的过程,既是物质的,也是精神的,既满足着人们的胃口需要,也享受着精神的愉悦,年味也就尽在其中了。

  年味在孩子们的笑脸上。说起过年,最快乐的当然要数孩子们了。过年了,不仅有新衣服穿,还有压岁钱拿;不仅有许多美食美味可以放开吃到肚皮滚圆,而且这几天还不用干家务;不仅可以约一群小伙伴去串门拜年收礼物,而且不用写寒假作业。可以说,小朋友这几天都玩嗨了、玩疯了。浓浓的年味就挂在孩子们纯真而灿烂的笑脸上,他们对过年的期盼是热切的、发自内心的。特别是我们那个时代的孩子,由于日常物质的匮乏,过年时的新衣、美食、压岁钱、鞭炮等都在记忆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说起新衣,多数也只是一件能够套在棉袄上穿的新褂子,一条能够套在棉裤上穿的新裤子,或是一双新鞋而已,哪像今天,各色布料、各种款式,从头到脚、从里到外都是新的,把姑娘们打扮得花枝招展,把小伙子们装扮得英俊帅气。

  年味在多样的年俗中。多样的年俗,其实有两层含义。一是指中国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各地年俗形式多样、花样繁多,但不管是哪儿的年俗,体现出的年味却都是一样得醇厚浓郁。二是指一地过年期间丰富多彩的春节准备、庆祝活动。一般来说,年俗活动在年前的腊月二十三就开始了,如过小年、祭灶神、迎财神、点旺火、守岁、闹元宵、玩社火、逛庙会、贴春联等等。我小时候,当地还有“燎天蓬”的年俗,就是要点一堆柴火,有时还要在火堆里撒些盐粒,炸得噼啪乱响。这时,老人就领着我们在火堆上跳三次,寓意让旺火燎去一年的霉运和小人,希望来年顺顺利利、兴旺发达。

  年三十晚上,在熬夜守岁的时候,还要熬羊头“装仓”,寓意新的一年要吃饱穿暖、丰衣足食、诸事顺利。过年时也有一些禁忌,如不能说脏活、凶话,初一不吃药、不扫地等等。这些极具仪式感的年俗活动,虽然在数千年的发展过程中发生过这样或那样的变化,一些旧的、过时的年俗被淘汰,一些具有时代特色的新年俗纳入进来,如观看春节联欢晚会等,但主体部分依然得以传承和延续,直到今天,形成了独具中国特色的年俗文化,成为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年味也就在这年俗文化中展现得更加浓郁芬芳。

  年味在喷香的美食里。过年就是美食的大聚会、吃货的嘉年华。过年了,家家户户要么亲自动手制作各色美食,要么到超市采购各样美食。准备美食,实际上从进入腊月就开始了。在农村,首先是要杀猪宰羊,准备肉食。其后,各种美食的制作就陆续开始了。这其中,制作各种年馍可能是最费时费力的。要经过起面、发面、制作、油炸或蒸制等多道工序,有些人家做得多,要制作两三天。煮肉酱肉是最诱人的,满屋的肉香勾引着人们的馋虫,早早就激起了人们的食欲,也激起了人们对过年美食的向往。

  经过年前的精心准备,除夕之夜,一桌色香味俱全的丰盛的年夜饭就端上了餐桌。全家人围桌而坐,品美食、聊家常、话未来,年味也就随着满桌的美食美味溢满整个家庭,浓郁而醇香。随着物质的极大丰富,现在,几乎所有食品包括熟食,都能够在超市里买到,所以,现在许多人为了节约时间(也有一些人是因为不会做),直接到超市采购食品。但无论是自制,还是采购,这些美食必定都是全家人喜欢吃的,每一款食品、每一道菜,都饱含着家的味道,饱蘸着家的情感,体现着家人们相互之间的关爱、和谐与温馨。

  现在,许多人依然念念不忘小时候过年的吃食,我以为一方面与那时的物质匮乏有关,还有一个原因可能是味蕾记忆吧。过去的食品品质好、无假货,吃起来自然味道好,加之吃得少,记忆就更加深刻,就如同我们无论长多大、走多远,都牢记着妈妈的味道一样。或如鲁迅在《社戏》中所描述的那样:真的,一直到现在,我实在再也没有吃到那夜似的好豆。

  年味在浓浓的亲情中。中国年,是团圆的年、亲情的年。回家过年,就是对无数在外游子的无声召唤,就是回家的集结号。每年春运,返乡大军就是为了回家过一个团圆年、吃一顿团圆饭。除夕夜,全家人围坐在餐桌旁,或举杯、或举箸,酒不在好坏,喝的是一份心情;话家常、送祝福,话不在多少,聊的是一种亲情;或饺子、或米饭,吃的不在多少,图的是一份喜庆;或长辈、或晚辈,人不分大小,要的是一个团圆。全家人聚在一起,女人们做饭,男人们聊天,孩子们嬉戏。晚辈给长辈拜年,长辈给晚辈红包,同辈间互相问一声“过年好”,再送上几句真心的祝福,幸福与喜气弥漫在每一个房间,这是中国家庭最温馨的场景:一杯杯美酒,一碗碗饺子,一桌桌年饭,话不尽的是浓浓亲情,道不尽的是绵绵爱意。实际上,许多情况下,吃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过程。过程体现温暖,过程演绎亲情,过程溢满年味。

  光阴荏苒,岁月匆匆。于知天命之年话年味,也是别有一番滋味。我感叹时光飞逝,也感慨变化万千;感谢过去的困顿,也感念今天的丰富;惟有祝福不变、祝愿长久。祝福家乡人岁岁平安、年年如意,祝愿岁月静好、年味悠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