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枪队”号称常胜军,李鸿章为何要想办法裁撤它

来源:搜狐    更新时间:2019-11-29 10:23

timg (1).jpg

1860年5月15日,李秀成率军东征,一路所向披靡,太平军连克常州、无锡、苏州、昆山、太仓、嘉定、青浦、松江,兵锋直逼上海。当时,清政府在江苏的势力极其空虚,面对李秀成大军压境一筹莫展。

在这种情况下,上海地方势力想到了洋人。苏松粮储道杨坊和苏松太道吴煦请求驻上海的英、法军队帮助防守上海,但当时英法两国与清政府还处于战争时期,正打算北上进攻大沽口,不愿与太平军发生冲突。无奈之下,杨坊和吴煦找到了美国浪人华尔,雇佣其组织了“洋枪队”。

华尔的经历非常富有传奇色彩,他早年学过军事,抢过邮车,贩过“猪仔”,在墨西哥打过仗,还加入法军参加过克里米亚战争,之后来到东方冒险,在一艘中国船上当大副。从个人素质上讲,华尔闯过五洲四洋,眼界开阔,胆大心细,极富冒险精神和开拓精神,而且懂西方近代军事,拥有丰富的作战经验,从后来的表现看,他确实是一个优秀的雇佣军首领。

最初的洋枪队规模只有一两百人,由欧美人为军官,东南亚人(以菲律宾水手主)为士兵,之后,随着洋枪队屡立战功,其规模也不断扩大,到1862年8月时,洋枪队领饷官兵已达6500余人,加上辅助人员,全军超过12000人(此时士兵以华人为主)。

洋枪队是一支完全近代化的雇佣军。从编制看,它有1个来复枪团,5个步兵团,若干狙击兵连,1支内河舰队,1支大型运输船队,1支工兵队,2个兵工厂,1个军医院;从装备上看,大部分士兵使用来复枪,发射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尖圆子弹,还有各种火炮37门,每门炮常备炮弹500发。此外,洋枪队还装备有作战用的机动设备:野战桥、野战炮架、炮舰、铁甲汽轮等。从训练看,洋枪队完全采用西式训练法(纯用夷法),连发号施令都全部采用英语。从架构看,也是从洋枪队建立之初便确定下来,即:以西洋军士作为军事主官,招募"华勇"作为士兵;配发当时先进的火器,并使用西方先进的训练方法操练部队。

1860年7~9月,洋枪队先后在中国松江、青浦两地被太平军李秀成部打得大败,损失惨重。其后,清政府为洋枪队再次扩大投资,购买新式枪炮,不断扩大编制,兵员达1200余名,企图与太平军一决雌雄。1862年2月初,太平军李秀成部第2次进攻上海,洋枪队以其优势兵力在松江一带打了几个胜仗,清政府便将洋枪队首领华尔升为三品官,并将洋枪队更名常胜军,得到了清政府正式承认。

华尔在对慈溪的攻击时阵亡,他的后继者不被清朝皇帝所喜欢。当时的江苏巡抚李鸿章,要求斯特维利另指派英国军官来指挥洋枪队。斯特维利选择了戈登。1863年3月,戈登在松江接任了指挥,他仿照英军建制,实行薪金制。4~7月,与淮军联合西进,陷太仓、昆山、吴江,并将总部迁至昆山,被清政府赏总兵衔。8月,常胜军与淮军攻苏州,数月无功,伤亡惨重。戈登通过奸细了解到守城的太平军将领纳王郜永宽等"四王"、"四大天将"与主帅谭绍光一直不和。知道纳王郜永宽有投降之意,便主张诱降纳王,兵不血刃攻克苏州。戈登的建议为李鸿章采纳。经过一番秘密联络,郜永宽在苏州城外亲自与戈登、程学启商议降约。

戈登听到李鸿章杀降的消息后提着洋枪要找李鸿章算帐。由于找不到李鸿章,戈登忿忿然留下一份最后通牒,要求李鸿章下台。然后,他就率"常胜军"返回昆山,同时给英国驻华公使布鲁斯写信,要求英国政府干预,迫使李鸿章下台。英国驻华陆军司令伯郎也从上海赶到昆山,与戈登商定"常胜军"由其节制,不再受李鸿章及中国政府调遣,从中方夺回了"常胜军"的控制权。上海的外国领事馆官员代表列强及所有外国侨民也签署了一项严厉谴责李鸿章的决议,警告说此事很可能使列强不会再帮助清政府,并可能撤回帮清军打仗的洋兵洋将。

李鸿章没有想到,他的"杀降"居然会引起外国人如此强烈的反应,甚至有可能破坏难得的"中外和好"局面。慌了手脚的李鸿章于是一方面急忙向对中国政局影响颇深的英国人赫德和马求援,请他们代为调解。

"涉外"成功不等于"外交"成功。另一方面,李鸿章向朝廷辩解说因太平军人多,自己不得不杀降,同时力陈淮军已掌握西方枪炮技术,战胜太平军不再需要"常胜军"。

李鸿章的这两手果然奏效。朝廷下旨不仅明确支持李鸿章并责备戈登"不明事理","意殊颇测","惟有据正理驳斥,以折其心"。与此同时,经过赫德等人的调解,英方制止了戈登的过激行为。戈登仅要求李鸿章发一文告,说明此事与己无关。对此要求李鸿章立即答应,双方都有了"下台阶",一场大风波总算平息,但此事更坚定了李鸿章裁撤"常胜军"的想法。

1864年5月,陷常州后,清军在苏南的胜利已成定局,戈登主动要求遣散"常胜军"。早就想裁撤"常胜军"的李鸿章立即高兴地同意。1864年5月31日,常胜军在昆山解散,全体军官辞去了在清军中的职务,其部分精锐部队和大部分武器装备被编入淮军,进一步提高了淮军的实力。从对"常胜军"的利用、处置,可以看到李鸿章"请神"、"送神"的现实和老辣。

解散后,李鸿章划银1500两在上海建立了常胜军纪念碑。